机械工程系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 首页 | 系部简介 | 新闻动态 | 机构设置 | 专业介绍 | 师资队伍 | 教学科研 | 党建工作 | 学生生活 | 招生就业 | 附属驾校 | 学院首页 
 
  学生生活

 校园生活 
 心里健康教育 
 文学沙龙 
 艺术天地 
 公示 
 表彰奖励 
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生生活 > 文学沙龙 > 正文
详细信息
前生我是个女孩
2010-05-17 16:42:32 06机电 李泳    (点击: )

06机电 李泳

良人们,听我讲一个故事,好么?听完后,记得去四川的一个小山村。那里有白色的教堂,动听的赞美诗,还有盛开着的格桑花。它是那么一种紫色的忧郁的小花,在蓝天下,格外好看。

山坡,傍晚,落日的影子并不孤单,因为可以想你。央,你知道么?我此生最大的梦想,是倚在你肩头,聆听花开的声音……

五年前,稚小的女孩。眼神如山涧般清澈,可是脸上过早的流淌着隐隐的忧伤。那便是我,那个坚韧如冰雪的女子。

曾经,有个女孩子说地上一定有远方,不然灵魂去哪里。

东风不来,三月的柳絮不飞。我多么想看到那些漫天飞舞的柳絮。白色自由的孤独魂灵!我站在荒凉的古堡中,忧伤覆盖了我的面容。荒草蔓延着覆盖上荒芜的山坡。我喜欢这种宁静颓废的地方,山坡上有大片向日葵花田。它们向着太阳热烈地滋长。生生不息。看得我满眼都是灼热的泪……是的,我喜欢这种释然的感觉。很多个黄昏,我一个人站在山坡上,成了无人留下的寂寞与孤单。我学会了含蓄悲凉地微笑,逐渐丧失语言,并开始遗忘一些事情。如果这是成长必经的蜕变,那么我该庆幸还是悲哀?似乎,我笑的很坦然。可是,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疼痛!有一种撕裂在看不见的深处蔓延,痉挛游走着。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心静如水的,可是当我看到那些寂寞绽放的格桑花时,才发现:我还是没学会遗忘。

那个城堡从来不曾衰老。因为那里有我的梦境。有我和央。

那一刻,我们共同站在宿命的掌心,并踏上了同一辆列车。这就注定我们要成为情感的动物,文字的寄生虫!读他的文字,我仿佛看见了那个潮湿如森林的灵魂!我一直在想: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张扬而冷艳的想象力?

九月的天空依稀晴朗,那个下午有风在轻轻流淌。

空灵飞苍穹蓝得透明。这里有星罗棋布的城堡,空中还有朵朵飞舞的白色蒲公英……

一个让人醉生梦死的境地!央站在阳光下,阳光倾泻着他单薄的身影。站在风中,他是自由的。那时候,我头顶上的漫无边际的寂寞的蓝。不经意间,我看见了那张轮廓清晰的面容。眉毛斜飞上去,消失在黑色浓密的头发里。那一刻,黯然的心里觉得有风声来回掠过。他的嘴角微微拉开一个弧度,如同莫高窟不食人间烟火的浮雕。她在他身后安静地等候,于是浮草开出了白色的花,白色的宁静让我回到了生命最初的单纯。望着他年轻而忧伤的脸,黯然像是听到头顶突然飞过无数飞鸟的声音,在如此空旷的城堡……

黯然说,浙江金华是一座繁华沙漠,她的城堡是滴在沙漠里的眼泪。

记得央说,成长是一种痛!我信。因为这是他对我说的一句最长的话。

央说,他病了,我不信。央说,冬日里的烟花,很美……

央,我亲爱的男孩子!我的小王子!你是我城堡里至高无上的王!可是,谁是谁的谁,谁真的为谁心疼?站在命运的旷野里,我们没有彼此的线索。我们只有在冰凝雪地的故事书里书写着我们谁也不相信的童话……我知道你不会相信那么美丽的童话,就像我不会相信那么华美的誓言一样!

一段漫长的路程,像弥漫在空气里的黑暗幻觉。你轻描淡写的对我说:“我们只是走走”。一样的天空,只有云,依旧是风度翩翩,自由自在的像流行歌曲那样。然后,我们哼着司空见惯的歌,我们从台阶走下。身后杂乱的芦苇丛乱得让人绝望!然后,我听见你说你要离开。那时候,我哭了。幸好你没有看见,也幸好你假装忽略。

渐起渐停的风,拂乱了我的头发,头发也就稀稀落落的遮住了那么阴郁的脸庞。看见的人,消失了!!看不见的梦,幻灭了!!!

央,我不知怎么的就喜欢上了那么亮那么凉的月光。白月光,照天涯的两端,越圆满越觉得孤单……

一直很喜欢“殊途同归”这个词。因为“殊途”,所以无法“同归”。央,看那些在风中四散的紫色花瓣,你说,她们一遍一遍,为谁而舞?

今生,你是我肩头的落花。寂寂。静静。茫茫地飘落……

谁的声音/久久回荡/透着隐忍的疼痛/在记忆里回响/盛开的花/圣洁的光/我的世界/满是白白的霜/梧桐落叶/格桑绽放/一个轮回足够我遗忘/再见,央/再见,我的过往。

关闭窗口


All Rights Reserved (C) 2015 四川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智能制造系

联系电话:0812-6251577/6251607